秋白月零

用笔写下一片星空

停笔吧

我为什么不写文,我磕CP又拆又逆,这就是我私人号,我发个文 ,保不齐什么小警察,跟挖我祖坟一样。


哦我的上帝——你竟然喜欢xx

异教徒!是异教徒,把ta放在绞刑架上——

所有的异教徒都该死


而我是异教徒


全职完结六周年快乐!

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,最近因为某个人尽皆知的明星,我的生活节奏出现了很大问题,更新也没更,三次也不好。

可现在有了一个让我振奋的理由ww,祝各位电竞选手快快乐乐!一起走下去吧!

冠军是大家的,谁都有可能☆

我觉得我跟我家那盆薄荷差不多(大难不死)枯了三次了,还挂着呢,多肉都没它能耐

日常bot

昨天写参本的贺文,写着写着就汪的一声哭了出来——因为选的题材一开始是天文竞赛相关。我就好想好想以前天文老师,再加上后来竞赛考试连翻车,总觉得走上竞赛是我最糟糕的选择——嗷呜!

关于门口的报刊亭

李同学是一个非常——非常平凡的同学,她会做不出数学题,考试考得像老虎机忽高忽低,面对好吃的零食却买不起。有着许许多多平凡人的烦恼,或许我也会成为一个庸庸碌碌的平凡人吧,李同学如是想。

可李同学也和其他千千万万个李同学不同的地方。她住的小区门口有一个报刊亭,那里的老板是个像头像卤蛋一样的大叔,会说脏话,会有不雅的动作,说话说一半总要抬一下眼镜,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叔。

只不过这个大叔的衣服总是干干净净,也会做一些小手工。

可在李同学的心中,大叔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。他能找的到好久以前漏下的《X音漫客》,也能拿出《小说X》,无论是《X动漫》还是《异X》《XX季节》《XX中国X》都能拿个全,就连原版的《JUMP》也能摆上好几十本,他的书总比其他的报刊亭多,每次放学,李同学总是跑着去报刊亭那候着,生怕买不到一本。

大叔总会点着一支烟,靠在一把竹摇椅上,夏天配一把蒲扇,冬天带一块垫子,笑着说:“老样子啊?”李同学总会点点头,那杂志就到了她手里。

每一本杂志,李同学都宝贝的紧,晚上躲进被窝,叼个手电筒,看着看着嘴角翘起来了。早上买早饭的钱,不去买最喜欢的小馄饨,去买菜包子,省下来去买本杂志看,看一半,扔到旁边,抓紧写着作业,一会儿怕写不完,一会儿又抄起杂志看,磨磨蹭蹭的,总要到个八九点,趴进被窝里,一翻开,杂志,又是一个晚上,乐的不行。

后来李同学功课重了,去的没那么勤,也就一周去个一两次。可就那一两次,大叔的笑没了,烟没了,竹摇椅也没了。她愣了一下,大叔满头大汗的在修自行车。“大叔——《菠萝志》还有没?”大叔抬了头“啊——李同学,《菠萝志》停刊了。”

李同学还是买了本杂志回家,可总觉得不对经,没了以前的劲儿,怎么都不对经。功课也划分着她的时间,侵蚀着她的记忆。

直到有一天,她捧着数学练习册走回家,被风吹落了练习册,一抬头,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。那报刊亭闭着帘子,上面大叔的电话没了。


谁有错?

二柴是个学生,每天学点什么都不知道,他跟在师傅后头学,师傅叫他端茶倒水,他也乐意,他就喜欢看着师傅在台上说,看师傅拿快板说贯口,看师叔拿三弦给师傅做配。二柴每天听师傅和师叔说相声,晚上看他们两改那词本子,每天都在折腾这些东西,没完没了的,师傅和师叔空了的时候,总会教二柴些本事。

“好歹是行了摆枝礼的,多少也得传你点活。”师傅总是笑眯眯的对二柴这么说,完了两嘴皮子上下一碰,有可能整上一段八扇屏,让他跟那词里的“小孩子”什么的斗上一个下午,给薅顺溜了。师叔总是板着脸说他愚钝。天资太差,脸还板着就帮着他顺活儿。他们三个人就算是一个师门,一个相声班子。

这三人啊,都住在茶楼里,做个驻场的艺人,也不求赚什么钱,就为了说说相声,别的不提,师叔家里可厉害着,二柴也不是嘴上叫叫的学生,留过洋念了一肚子新科技回来的,没个正型的师傅也有一首镶金嵌银的好手艺,有谁家的太太小姐要打一套首饰,定会满街跑着去问那手艺人还出不出山,总有行家说,那人倒是还做这行,时不时都有那么一两件作品出来,手艺是没放下,可要做什么,就不是你说了算了。

说白了,相当于这三位少爷玩票来了。

说来也怪,这茶楼里净是些少爷小姐,放着好好的富贵清闲日子不过,跑到这茶楼来,练一身本事,唱一出好戏,说一段相声。茶楼不大,可里面什么人都有,往来的宾客来来去去,喜欢啥的都有。

师傅和师叔一向喜欢琢磨词本子,一琢磨就是一天,絮絮叨叨,笔拿起又放下,两人对着能够说一天。二柴就拿把板凳坐旁边听着,这包袱怎样才好笑,故事是怎么样,这人间悲欢离合,上下嘴皮子一碰,就过去了。师傅和师叔经常写完了本子,也不细看,也不删改,记熟了,就拿到台上演一遍,观众向来是叫好声多的,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就写在脸上。谁都骗不了。往台下一瞅,就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没做好。

二柴嘴皮子不溜,脑瓜子还行,他明白,这本子怎么写,写什么都是自由的,只不过有些时候不能写的太离谱,你总不能上一秒还说那人在秋天,下一秒啥都不说,人就吃桑葚了。那不叫写本子,那叫瞎扯。

不过这样的小日子,二柴还挺喜欢,不用跟留洋时候一样,跟什么math和physical死磕到底,每天就背词本子,弹三弦,写本子,挨师叔训也挺好,安安静静的,还挺舒坦。也有唱评弹的姐姐,抱着个琵琶往台上一坐,整个厂子就被镇住了。

说书的,敲大鼓的,还有些西洋来的,东羸来的剧,二柴看着都挺喜欢,热闹。不过还是想说相声,找个搭档,自己也站在台前说上一段。

说来也怪,茶楼里近些日子总是不太平。原先的茶客们,有不喜欢听的剧,要么给跑堂的几个钱,上二楼雅座,门一关,爱听什么听什么,也有干了一碗茶,结了茶钱往外走的,路过买上一包茴香豆走远的,就是没有遇见过一个说茶楼不是的。

近些日子,总有些人,絮絮叨叨,就说茶楼不应该开个舞台,上面的人说的都是什么,净是一群乌合之众,有点气候就想搞新闻,给点颜色就要开染坊。

二柴还挺担心的,不过师傅和师叔都说没事,那二柴也只能瞎操心,毕竟二柴不顶事,两位年长的为了写本子挠破了头,也摸不明白观众到底有什么意见了,无论谁上台,嘘声总比喝彩声多。

可二柴的担心还真的没错,这一次,师傅和师叔说了一出醋点灯,好嘛,一位女顾客听见了,心里不舒服,找了一群小姐妹,把茶楼给闹关门了。

这下可好了,,老茶客和里头的艺人可坐不住了,凭什么说两句话,这茶楼就得关啊。

闹得事儿大了,那女顾客听了,鼻孔朝天“就凭我不高兴,那东西污了我的眼睛,脏了我的耳朵,我不乐意了,我就让你们这茶楼也开不下去。”

二柴委屈极了,他做错了什么,茶楼一关,气病了师傅,倒在医馆里,师叔把所有的词本子都烧了,去那游行反抗,凭什么他不能自在说话,又没说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

二柴愚钝,都不明白,只知道安静快乐的日子,回不来了。


同人自救指南——开通Wordpress免费博客全图攻略

迦希吉夜:

已在文章底部更新如何在Wordpress发文。


已在文章底部更新如何注册write as和发文。





  • Wordpress提供免费博客服务,注册和网站上线过程非常简单。


  • 综合性网站,非同人专门站,被墙几率偏小


  • 你的内容你做主,可停车,无圈管,免于审核的恐惧。


  • 适合用来停车和存档,并不能代替Lofter的同人集散地功能。


  • 除非Wordpress整个被墙,否则不会出现一锅端的情况。


  • 假若个人博客被封(不太会),再开也非常简便。


  • 假若Wordpress被墙,替代产品还有AWS提供的Wordpress,可迅速移植。


  • AWS是全球最大的云供应商,大量中国企业使用,不太可能被墙。


  • AWS在全球划分二十几个区域提供云服务,互相独立,墙完一个还有下一个。





进入 https://wordpress.com/




步骤直接看图(图为电脑截图,手机可能看不到图,或者图大字小,建议使用电脑看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最后提示网站上线成功,你的博客就可以被读者访问了。




登陆之后可以对博客进行装饰,就像lofter一样。




Wordpress提供移动客户端APP,IOS和安卓都有。








关于如何发文














为了不挤兑Wordpress,也可以使用Write As。Write As在免费的情况下是一个功能非常简易的博客,可能只适合用来停车。使用方法非常简单。


进入 https://write.as/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转载随意,不用问了。同人不死,生生不息。

祝超—棒的职业选手张佳乐生日快乐

2020年2月24日,阴历二月初二,张佳乐选手成为了二期选手中第二个过了22岁生日的,而且在今年拿下了人生中第二个亚军(是粉不是黑)